关于两本书和一部电影

今天在书店看到一本书,叫《所有我们不看见的光》,名字狗血到很像郭敬明或者某些企业内刊或航空杂志的卷首语。腰封上的广告语也够鸡汤:世人分为两类,向平凡生活投降死去的人,和为它英勇而战的人。这话显然已经具备直接用做企业微博的早安用语的气质了。

如此低俗的一本书,我这么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已有好几个月的人,一咬牙就买了……当然,这应该是一本不错的书,毕竟人家是2015普利策奖获奖小说。另外我也承认,我喜欢它的调调——不是狗血或鸡汤的调调,而是这世界上我所不知道的别人生活的调调。

时间让我们从呱呱坠地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少年子弟江湖老

我每天都会看会儿新闻,尤其垂注两类新闻:一类是关于互联网和科技圈的,因为我有成为极客的梦想;另一类是关于电影、音乐和娱乐圈的,因为我同时还有接客的追求。

科技圈的事情比较好玩,你完全想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或出现什么。娱乐圈的事情也比较好玩,你完全知道很多什么事情是注定会发生的,只是不知道落谁头上。你看,圈子里这两天可热闹了:

  • 文章和姚笛“在一起”了,铁证据说周一出。只有几个小时了。
  • 网上传闻,羽凡和白百合离婚了,他们在一起几年了吧。
  • 网上传闻,冯绍峰和倪妮分手了,他们在一起好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退烧之后再说自媒体

一个互动公司的朋友有个计划,叫做“寻找成都自媒体人”。他找到我,要把我第一个给抛出去。我这样一个虽然经常写东西,但没有完全媒体意识、媒体觉悟和媒体经营的人,居然成为他的第一号猎物,足可见成都纵有所谓的自媒体圈子,恐怕也没有发育得很丰满。

自媒体,这三个字曾经炙手可热过,但在2014年的今天,似乎已经退烧了,现在发骚的,叫“互联网思维”。魅族要给小米退烧,互联网思维要给自媒体退烧,这样也好,整天烧着谁也受不了。

但是不太妙的是,自媒体叫嚣了一年多,似乎从来就没叫出个名堂来。说起自媒体,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比跟谁睡觉更重要的事

当你还小的时候,你不会意识到人活着有多艰难,起码你不会想到睡觉居然会是一个问题。可事实上,对很多人来说,睡觉还真是一个大问题。有人睡不着,有人睡不好,有人睡出了颈椎病,还有人还没来得及睡出颈椎病,左手或右手就磨出了老茧——当然,后者跟没人陪睡有关。

汉语里有个词叫“不堪回首”,这词挺让人感伤的,譬如说当你夜里两点还睡不着,或者凌晨四点就刷的一声醒来的时候,回忆起从前把房子拆了你都醒不过来的如猪岁月,你可能就会更深刻地领会到“不堪回首”一词的意蕴。

人性就是这样卑贱,当失去才知道宝贵。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最可怕的事

今天下午,成都春熙路发生了点事。起初说是某些外地人杀人,比上午长沙还严重,后来辟了谣,但不管怎样,人群大规模逃散似乎是确凿发生过的事。

造谣的人固然可恶,传谣的人可能无辜,但我们最该想一想的是,为什么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急急如丧家之犬,在现场的仓皇奔逃,不在现场的惶惶不安。

别嘲笑那些奔逃的人,如果当时你在,你跑不跑?也别菲薄那些在微博上发布假信息的人,昆明那晚,你是否保持着克制与冷静?

倒退几年,如果说人跟你说,某些人在闹市挥刀砍杀无辜,理智的人多半不会相信。而现在,同样的话放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靠天赋

昨晚微信上写了一个东西,说的是营销人身处这个瞬息万变的年代的迷惘。了解我的人都知道,我很多时候不是个正经人,所写的那些哪怕是表达最质朴感情的文字里,通常也有若干不可轻信的调侃内容。所以,不要对我说的话过于计较,那或许只是玩笑。今天这篇也一样。

说我昨天发出文章后,有个朋友留言说“营销需要天分、灵气还有毒辣验眼光以及看准就做的行动力”,譬如她老公,“不需要这些理论,就是玩得转”。

作为一个虚怀若谷、胸纳百川的男子,我对任何意见都听得进去,特别是对女性朋友的老公,都有一种特别的好感,所以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结婚记(十年前的一篇文章)

公元2004年3月5日,星期五。
阴历二月十五,癸未木亢执日。
宜入学,出行,订婚,开市,动土,安床;不宜词讼,修厨作灶。

早上8点过,闹钟响。响之前,我们没醒,响之后,我们没起——再次迅速堕入梦乡,中间仅仅浪费了5秒钟。若干分钟后,小韩挣扎着起床。迷糊之中,我好想深情地对她说:今天不登记了,我好困。但脑海里浮现的两句诗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。这两句诗是:苦不苦,看看人家萨达姆;困不困,想想人家老拉登。于是我起床,洗澡,刮胡子,当然洗完澡后我没有忘记穿上衣服。

此前的时候,我们曾经试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2014,从欧洲开始(家居篇)

222

感谢欧洲人在公历新年之后、农历春节之前安排了一系列的家居展会,让我的2014年有了个难忘的开局。

二十天的欧洲家居考察之旅至今历历在目。那些天,我们一行人马不停蹄奔波于德国、英国和法国,除了连轴似地参加了五大家居展,还考察了一些欧洲家居大卖场、高端品牌家居店和欧洲街头的古董家居店。1月份的西欧并不比成都冷,街头巷尾的风情更是迷人,只是日照时间短了点,下午不到5点天就黑了,搞得我们有点夙兴夜寐的感觉,天天把自己感动得食量大增。

自2008年公司正式进入家具行业以来,已多次组织合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走过1314

又是一年的最后一天。

跟往年不同,今年据说是1314,而且是201314。我们家吴又又小朋友也嚷着要跨年,说永远不会再有1314了。我本想告诉她其实一百年后还有1314,只是忽然想到一百年后也没我什么事了,也就悻悻然地缄默,且喜洋洋地附议。

前两天看到某人在朋友圈发自拍照,说往后的每一天都比今天丑,所以谁也不要挡着我自恋。那在今天这个跨年的日子,我也想学舌一句,往后的每一年都比今年老,所以谁也不要挡着我发情。

正在收尾的这一年,我照例过得不咸不淡。这样的日子十年前或许我会觉得不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最近的一点感悟

1、最近在思考一种思维模式的问题。

2、我和别人分享并以此自警的是这样两种思维:1)我的出发点是好的,所以我是对的,所以你们反对我就是错的;2)我为了工作问心无愧,所以我是对的,所以你们反对我就是错的。
3、我觉得这是一种思维误区。

4、你做事的目标是对的,但这并不代表你抵达目标的道路是对的。可能你走偏了,可能你绕远了,甚至可能你背道而驰了,适得其反了。

5、目标对,不代表方法对。方法错了,你也就错了。

6、目标是分层级的,不说战略目标,起码还有长期目标、中期目标和短期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西安囧游记(2)

唐人孟郊写过一首诗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可见西安的花应该颇有情趣。从小熟读唐诗三十几首的我来西安的目的,就是寻花问柳。可我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去哪儿都得靠导航。于是我在导航里输入“西安最风流的地方”,它果然没有辜负我,直接把我带到大慈恩寺。

大慈恩寺,唐代名刹,唐玄奘曾在这里当过老大。

怀揣一颗寻花问柳心,却被带到佛门清修地——佛门真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,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,我越陷越深越迷惘,路越走越远越漫长,如何我才能捉住你眼光。

看着我黑着一张脸,吴又又小朋友相当不以为然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西安囧游记(1)

自从我学会了开拖拉机,就一直想自驾旅行。后来考虑到拖拉机太费油,转而规划驾车出游。随着2013年十一大假的到来,我通过工作、加班、摆摊、从事色情服务业等途径筹措到了旅行的经费,于是在十月二日这天的上午11时左右,我们驱车出发了。

车子上播放着凤凰传奇的经典交响曲,我却边开车边思索:到底去哪儿呢?利用红灯的间歇我抛掷了一个硬币,告诉自己,正面朝上就去重庆,背面就去西昌。——最后我决定去西安。

下午6时许,我们到了汉中。我说:天色已暗,前方恐有妖精,我们找个馆驿投宿吧。车子上没一个人理睬[......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