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《活出生命的意义》

在我们对人生还一无所知的年纪,我们喜欢妄议人生。后来长到一定岁数,对人生有了一定的认识,反而对此闭口不谈。——想必这不仅是你我的体会,古往今来的人大概都是一样的德性,辛弃疾老师不是早就写过: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;而今识尽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天凉好个秋。

人活着,到底是为了什么?想来这个问题一定曾经穿越千年万载的时光长河,在这个星球上所有来来往往的高等动物的脑海中闪现浮现。这个人类未曾停止思考的问题,有的人终生未得一解,有的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。所有的答案都与对错无关,唯取决于能否在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一张照片引发的血案

今天下午,一个同事收拾我以前的办公桌,捡到几张我当年的玉照,发了一张给我,我随手贴到微信上,于是乎,神州大地发生了继粉碎四人帮之后的又一次大震动。大家纷纷抛头像,洒口水,投掷番茄,抡起臭鸡蛋,表达了对我一轮又一轮的喜爱之情。我深受感动,无以为报,很想统统以身相许,虽然这是广大群众喜闻乐见的好事,但考虑到自己毕竟年事已高,加上一向端庄贤淑,作风正派,德高望重,守身如玉,就默默咽下了泛起的口水。

总结各位同学的发言,我发现我这些年基本上没有太大变化。大家一致认为我那时很青涩,但其实大家都没发现,人家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夏夜睡不着,随便发点骚

手机上下了一些听书软件,走路和开车的时候常常听。前些时候听了《白鹿原》,最近在听《平凡的世界》。总的感觉是,过去这一百年,中国人活得太艰难了。

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影响了一两代人的大作,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崇高,但在我看来,从小说艺术的角度来说,它表现普通,远不及《白鹿原》。

但是,《平凡的世界》让我挺感动的。平凡的人对命运的抗争,让这个世界平添了很多亮色,也能触及世间平凡人的心。

今天下午听到这样一节,说的是孙少平给妹妹写的那封信:

亲爱的妹妹,关于你,说心里话,是出乎我意料的。因为我原来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还我童心

时值今天这个宇宙中最重要的节日,我们家领导吴又又小朋友在面露短暂的欢颜过后,忧心忡忡地问我:爸爸,儿童节可以过几次啊?

我以自己丰富的人生阅历告诉她:可以过到小学毕业,到初中就不过了。

小朋友难抑伤心:那不连这一次,我就只能过五次儿童节了。

作为全宇宙最善解人意的老爸,我马上宽慰她:不要紧,你以后还可以过青年节,妇女节,母亲节和重阳节……

我发现我们家小朋友似乎更忧郁了。

记得我小的时候,对儿童节毫无感觉,等到上了初中,发现六一这天不放假,才开始念起儿童节的好来。后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未来如何来

今天下午参加了一个所谓的新闻发布会(如果新闻发布会的主办者或与会者看到这篇小文,请原谅我用“所谓”这个词),临近结束的时候,有个记者在安排之外突然向我发问:

“过几天就要在成都举行的2013财富全球论坛的主题是‘国的新未来’,那请问中国建材行业的未来是什么?”

对于这样浅薄的问题,我很想化身为外交部新闻发言人,端庄地用四个字表达我的信念:无可奉告。又想变幻为初尝恋爱滋味的小女生,吹气如兰地说出五个字:未来很美好。后来终于想起财富论坛跟我有什么关系啊,我又没有财富,参加财富论坛的人也不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思春

作为一个身体上处于发育期,情窦上居于初开期,思觉上处于发春期的少男,我对青春这个词一直有着强烈的好感,所以,最近两部公映的与青春有关的电影,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和《中国合伙人》,我都当仁不让地看了。

看了之后的总体感觉可以借用李白的一句诗来形容,那就是:俺有点吃惊,俺有点难过。

《中国合伙人》里,佟大为去美国被拒签,没人肯出版他的诗,于是他流着眼泪,剪去长发,宣布他的80年代结束了。黄晓明记不清遇到件什么莫名其妙的事,也宣布他的青春结束了。《致青春》里也有类似的情节。他们这种自我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终将被算计

几个月之前,当大数据还没有像现在这样街知巷闻、人尽可夫的时候,我买了一本《大数据时代》,至今还没翻过一页。不是因为日理万机,只是内心深处对已经拉开帷幕的大数据时代隐隐有点抵触。

未来,人群的很多行为都可以用数据来归纳和分析,也可以用数据来判断和预测。最近最火的美剧《纸牌屋》,是全球最大的网络视频服务商Netflix制作的第一部剧集,Netflix 在美国有 2700 万订阅用户,在全世界有 3300 万,这些人每天在 Netflix 上产生 3000 万多个类似暂停、回放、重播或快进等行为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求助:我该怎么办?

人怕出名我怕壮,这话果然不假。众所周知,自从我和近平、克强桃园三结义后,很多人都找上了我,这不,今天我们家还在读一年级的小朋友的老师也找到我,说让我给孩子的选修课“童眼看世界”上一堂课。

我顾盼自雄,马上应允。众所周知,我今生去过最远的地方,赫然已逼近成都市外环路,我这样一个浪迹天涯、四海为家的男子,去教孩子们“看世界”显然是最合适不过了,用一个成语来形容,那就是我在仰望,月亮之上,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。

不过,众所周知,我是一个深谋远虑、心机深沉的男子。我马上开始思考,我能和孩子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大门外有蟋蟀,回响却如同幻觉

晚上和吴又又小朋友出去散步。吴又又小朋友不到七岁。

小朋友说,她在学校看了一本书,叫女娲造人。这个不是重点,重点是女娲是一条美人鱼。

我大吃一惊,她的这个发现颠覆了我的三观,我从来没想过女娲和美人鱼居然可以划等号。后来想起女娲娘娘的形象似乎就是人面蛇身,也就恍然了。

小朋友问:爸爸,世界上到底有没有美人鱼?

我脱口而出:当然没有。

觉得不妥,我反问她:你觉得呢?

她说:我觉得应该没有吧。

我开始翻供:也不一定,很多东西,你相信有它就有,你相信没有它就没有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

据说在背后议论别人是不道德的,所以我和朋友经常背后议论别人,以此享受禁忌的快乐。今天中午,朋友又兴趣盎然地说起以前认识的两个人,这两人当年旗鼓相当,一时瑜亮,在某个圈子里都是激荡风云的骚年,但是时过境迁,差别就出来了,其中一个明显比另一个混得好很多。按照前段时间流行的说法,一个混成了高富帅,一个堕落成了矮穷挫。

作为矮穷挫的一员猛将,我不乐意听到这种话,马上厉声质问:什么叫混得好?

朋友耐心跟我解释:其中一人成了某地产公司老总,买了别墅,还买了多少套房子,是谓高富帅也。

我怒了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书是一种天荒地老

一个人活在世界上,就要不停找点乐子,时不时得找个理由放纵一下。比方我吧,什么圣诞节情人节就不说了,青年节我要过,因为我风华正茂。儿童节我要庆祝一番,因为人家还小嘛。重阳节也不放过,因为我已经老了。妇女节怎能错过,因为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。国际护士节要隆重度过,因为我喜欢护士服……欣闻今天是世界读书日,那怎么也得表示一下。

说实在的,我挺喜欢“世界读书日”这个名称的,尽管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日子。

读书是我最主要的消遣方式,它帮助我度过了生命中很多大块大块的时光。我读书不是为了长进,不是为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事关道德

2010年玉树地震的时候,歌手光良在校内网说了两句话,大意是说台北终于出太阳了,可以给小狗洗澡了。结果很多义愤填膺的国人跳出来指责他:“是狗重要还是同胞重要?”“你他妈还是不是中国人!”——可惜,人家光良确实不是中国人,是马来西亚人。

我想,即使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,纵然在举国哀恸的氛围中,个人也可以欢欣,也可以给爱狗洗澡,并且,也可以表达出来,再并且,也有不被指责的权利。

这次雅安地震的当天上午,有个我没听说过的小明星在微博上秀了下自己的新造型,照例引来旁观者的怒叱。我也为这个小明星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