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囧游记(2)

唐人孟郊写过一首诗:“春风得意马蹄疾,一日看尽长安花。”可见西安的花应该颇有情趣。从小熟读唐诗三十几首的我来西安的目的,就是寻花问柳。可我毕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,去哪儿都得靠导航。于是我在导航里输入“西安最风流的地方”,它果然没有辜负我,直接把我带到大慈恩寺。

大慈恩寺,唐代名刹,唐玄奘曾在这里当过老大。

怀揣一颗寻花问柳心,却被带到佛门清修地——佛门真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,轻易就把我困在网中央,我越陷越深越迷惘,路越走越远越漫长,如何我才能捉住你眼光。

看着我黑着一张脸,吴又又小朋友相当不以为然,当她听闻这里曾经是唐僧工作过的地方后,眼睛一下子亮了,当即宣布要去谒见孙悟空。

于是我们买门票去见唐僧和悟空。

入寺之后,小朋友大失所望,这里不但没有孙悟空,也不但没有唐僧,而且连只猪居然都没有。我们一怒之下,只有兴致勃勃地去登大雁塔。

大雁塔虽然就在大慈恩寺之内,但要上它还得再买门票。这就跟某些富豪结交女明星是一个道理,虽然该给的钱都给了,但你要上她就得另行付费。面对这种国际惯例,我那从来没有出过成都三环路的拙荆却不能理解,打死不肯上去。

于是,我带着我的父母和我的女儿,义无反顾地走上了攀越大雁塔的征途。

两个小时后,我们平安地降落到了地面。

滞留塔内的漫长时光中,我看到了很多很多,有被人潮裹挟着往上攀爬的人,又踉踉跄跄往下坠落的人,有啼哭的孩子,有咒怨的老人,还有多少不明真相的世间男女。往上爬的时候,下来的人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;等到我们下来的时候,也似笑非笑地看着步我们后尘的人们。

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,我对吴又又小朋友进行了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:“你看,我小时候没有好好读书,现在只能来西安看滚滚人潮,如果好好学习的话,我们早就定居在西雅图了。”

我谆谆善诱地启发她:“说,你以后是选择西安还是西雅图?”

她坚定地回答:“我能选西瓜太郎吗?”

我欣慰地哭了。

回到地面后,看着在塔下悠闲休息的我的老婆,我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充满了不可抑制的愤怒。我对她咆哮道:“不是说好共同面对人生路上的每一个困难嘛,为什么这一次你让我独自去承受!”

西安囧游记(2)》上有1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