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可怕的事

今天下午,成都春熙路发生了点事。起初说是某些外地人杀人,比上午长沙还严重,后来辟了谣,但不管怎样,人群大规模逃散似乎是确凿发生过的事。

造谣的人固然可恶,传谣的人可能无辜,但我们最该想一想的是,为什么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急急如丧家之犬,在现场的仓皇奔逃,不在现场的惶惶不安。

别嘲笑那些奔逃的人,如果当时你在,你跑不跑?也别菲薄那些在微博上发布假信息的人,昆明那晚,你是否保持着克制与冷静?

倒退几年,如果说人跟你说,某些人在闹市挥刀砍杀无辜,理智的人多半不会相信。而现在,同样的话放出来,你很难有质疑的胆量。

这才是最可怕的。

我高中写过一篇最好的作文,叫《说怕》,至今留有记忆。当时我说,怕这个东西本身并不可怕,最可怕的,是风声鹤唳、草木皆兵,是杯弓蛇影,是惊弓之鸟。一种不确定的危险,比确凿的恐怖,更让人惊惶。

罗斯福几十年前就说,全世界的人有权享有四种自由:言论和表达自由,宗教自由,免于匮乏的自由,免于恐惧的自由。前面三种就不说了,光说第四种,免于恐惧的自由,是真心希望顶层有一些举措出来,让国人不要活在莫名其妙的担心中,最起码人多之处不需要下个决心才敢去。

最可怕的事》上有2条评论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