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写博客

粉丝与日记

我的新浪微博现在有2000个粉丝,刨去一半僵尸粉,再刨去另一半相互给面子的面粉,剩下的大概只剩点粉丝汤了。虽然我现在基本达到了视粉丝如面条的心境,不太在意粉丝的数量,但有时不免还是要对下一下自己和姚晨的差距,随之滋生出一点英雄气短的落寞。可是,作为阿Q的传人,我不会就此沉沦。阿Q善用“我们先前——比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诗人舒放

首先声明,这是一个成人故事。
一个成年男人的故事。
所以是一个没有趣味的故事。
请有关成年人在儿童指导下阅读。

 

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,有一个姓毛的汉子通过将马克思主义普遍真理和中国国情相结合,在北京坐上了龙椅。尽管他发达了,却没有惠泽故土,他的老家湖南至今还存在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微博:和世界往同一个方向走

这几个月来,每写一篇博客,其实都可以用一个同样的句子作为开头:又有好久没有更新了……

又有好久没有更新了。在停博的日子里,也有人询问,也有人娇嗔,只是询问和娇嗔的人数频次相比从前早已落花流水。现在的情形是,不但曾经的那几个读者忘记了我,而且连我自己都快要忘记还有个博客了,偶尔在收藏夹里看到一个“江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好久没有更新了

原因一:服务器在国外,速度又有了问题。

解决方案:公司即将拥有一个服务器,搬家在即。


原因二:最近太忙。

解决方案:忙过就好了。


原因三:不想写。

解决方案:不知道怎么办。

微博与博客

据说人要活在当下。当下是什么?在经济领域,当下不是金融危机,而是中美“货币战争”;在民生领域,当下不是房价高企,而是西南大面积干旱;在互联网领域,当下不是Google搜索移师香港,而是微博的燎原之势。

就像当初许多人认为博客起源于新浪或QQ空间一样,现在还是有人认为微博又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补水

我在想,我如今每更新一篇博客,大概都应该有一个相同的开头,就是“很久没有写博客了”。

从起初的博客爱好者,到如今的博客性冷淡,对我来说似乎没有多长的时间。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情,因为写不写博客倒是小事,但我觉得背后的原因,可能是我失去了某些生活的情趣。我似乎正在成为一个我以前最不喜欢的那种人,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这些日子

在我写博客的历史上,有过数次休克经历,最近的一次是这一次。

回顾此前的博客休克经历,总有一些牵挂。一些牵挂来自我自己,即使没有更新,每天也不忘打开瞻仰一番,赞美一下自己的文章,浏览一下别人的留言,然后为我父母能生下我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。另外一些牵挂来自广大读者,在现实里,在网络中,在小巷深处,在田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海底总动员

有的人写博客,根本不在乎有没有人看,更不在乎有几个人看。对他们来说,写博客就像上公厕,被人窥到了很坦然,没人欣赏也能够勇敢地自我欣赏。说实话我很激赏此类人的人生态度,这方面我的心态就差远了。上厕所如果旁边有人我会不自在,写博客如果没人围观我也不自在。尽管我没有把点击率作为一件头等大事来对待——事实上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事关博客

前天,我的博客换了一个主题(感谢芦苇兄一手包办兼一手遮天),结果发现这个变化的人微乎其微。

我主动问了七八个长期看这个博客的人。我的问题是赤裸裸的:“觉得我这个新模板怎么样?”结果几乎所有人的反应都是:“啊?没觉得呢。”我老婆的回答是“没注意”,我一个好朋友的说法是“我只看内容”。

这种回答让我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google.com又打不开了?

昨晚发现google.com旗下所有产品都打不开了,包括gmail,google阅读器,google文档,google Picasa,甚至包括igoogle都有问题。

我更新了一篇关于此事的博客,写完后一看,MD又没事了。以为是自己的人品问题被google检测到了,遂删掉了文章。

可是刚刚又发现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求稳定的收费虚拟主机空间

因为博客速度太慢的原因,我一直蓄谋换一个虚拟主机。对但是我来说,换主机是比换大米更麻烦的事情,因为虚拟主机究竟为何物我至今所知不多。幸好作为我的博客的技术代办人之一的芦苇兄,也有这方面的欲望,所以我放心地把自己托付给了他。

说起来让人感动,芦苇兄不是那种随便的男人,他选择主机和选择老婆一样,只有同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博客问题

我的这个独立博客,自有它的好处与妙处,但也有一些令人不爽之处,包括:

一、速度太慢

我问了几个经常来看这个博客的人,他们体贴地表示网页打开速度还能接受。我对他们的耐心深怀感激,不过照我的体会,当我试图进入一个成人网站时,不管网页呈现速度多么慢条斯理,我也能心平气和地接受,因为它的蜗行牛步本在我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