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发牢骚

最可怕的事

今天下午,成都春熙路发生了点事。起初说是某些外地人杀人,比上午长沙还严重,后来辟了谣,但不管怎样,人群大规模逃散似乎是确凿发生过的事。

造谣的人固然可恶,传谣的人可能无辜,但我们最该想一想的是,为什么听到一点风吹草动就急急如丧家之犬,在现场的仓皇奔逃,不在现场的惶惶不安。

别嘲笑那些奔逃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可不可以不爱国

“中国的爱国主义者的最强音是:你生在这里,就要爱这个国家!——这属于霸王条款,无效。你生在猪圈,不需要爱猪圈,除非你是猪。”这是连岳昨天发的一条微博,结果引无数英雄竞谩骂。此事证明了两点:一、热爱猪圈的大有人在;二、热爱猪圈的人还不许别人不爱这猪圈。

用猪圈来比喻国家当然是不妥当的,因为没有那么大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写在5·12

四年前的此时此刻,我正和众人一起,躺在小区内的篮球场上,听人说起在不远的地方,有不少人在地震中遇难。四年后的此时此刻,一个安静祥和的周末之夜,我坐在电脑前,打算敲几段文字。

四年了,地震中遇难的孩子、老人和大人在物质世界中早已了无痕迹。在我们心中,他们成了一些照片、一些数字和一些每年5月中旬才会想起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温家宝说

今天晚上看了一下温家宝最后一次两会之后的记者招待会,看完在微博上留了“五味杂陈”四个字。在当下陈腐的官僚系统中,温家宝起码在讲话风格上是一个异类,带着人气,接着地气。同时多年他的在民间的评价也颇为尴尬,正如他今天所言,可谓“谣诼不断”,右派嫌他装,左派也嫌他装。感觉他成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人。某种意义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向广电总局致敬

前不久广东开了一个农民运动会——当然,中国除了残疾人运动会是由真正的残疾人参加外,其它农民运动会也好大学生运动会也罢,出赛的都是专业运动员——深圳没有参加,理由是“深圳没有农民”。正当大伙儿为这种对形式主义说不的举动喝彩时,深圳农业和林业局幡然醒悟,如果没有农民,那咱们这个泱泱大局凭什么苟活于世呢,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中国式灾难报道

百年不遇的某种灾难,又一次发生在中国大地,很快——

党怎么样怎么样
政府怎么样怎么样
各级领导怎么样怎么样
解放军怎么样怎么样
演艺圈怎么样怎么样
红十字会怎么样怎么样
社会各界怎么样怎么样
……
好吧,就算我大胆相信这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城市的态度

我所在的城市,成都,有一些奇异的景象,比方说某些公交站台的候车椅太窄太滑,“连屁股都放不完”。“成都市建委重大办相关负责人说,综合以往的经验考虑,公共场所平坦舒适的椅子很容易被流浪人员当成‘床’,被这少部分人占用后,不仅影响城市形象,广大市民也无法使用。”“平整舒适的椅子不能提高其有效使用率”,所以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被遗忘的孩子

今天是5月12日。两年前的今天,在四川这个地方发生了一场地震,根据震后一年官方公布的数据,此次地震中,四川共有68712人遇难,17912人失踪,5335名学生遇难或失踪。没有主要因为建筑质量的原因造成的房屋在地震中垮塌的案例。

更多点击这里

 

 

畜生

刚才看了一段关于泰兴的视频。事后的访问,没有医院的实拍,但我还是看哭了。

虽然没有和太多的朋友讨论这个惨剧,但我知道我的朋友里面有人会将此事归类为个案。如果我说此事是zhengfu和社会的错,他们是不以为然的。好吧,我也承认凶手是个恶魔和神经病,只是请告诉我:

一、为什么事情发生后一再隐瞒事实?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作家啊,作家啊

前几天我看到一则新闻,说的是中国作协副主席李冰冰在作协会议上所做的重要报告。我顿时很感慨,你说大家都叫冰冰,李冰冰就是比范冰冰厉害,人家不但拍电影,闹绯闻,做代言,还在中国作协身居高职,还有空给广大作家做些指示,真了不起,以前真是小看了她……虽然我心里感叹不已,但还是觉得有点不踏实,于是擦亮眼镜一看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看客

据说现在中学课本里鲁迅的文章少了很多。这是理所当然的,当我们发现鲁迅当年呐喊和彷徨的,正是我们如今正在遭遇的,那英勇的文化城管队只有收缴了鲁迅的投枪匕首,让他老死在故纸堆里。很难想象,当二十一年的某些事情越来越瞒不住的时候,《记念刘和珍君》这样的文章还能苟活于中学课本中。

提到鲁迅,只要读过中学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