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唱首歌

闪开,让我歌唱九十年代

五百年后的人们会在历史书上读到这样的话:1977年是伟大的一年,这一年,欧洲委员会成立了,香港海洋公园开放了,卡特当选美国总统了,邓小平恢复工作了,《星球大战》上映了,中国的高考重新开始了,当然,最值得一提的是,一个叫吴某某的人呱呱坠地了。——不好意思,这个吴某某正是在下。

人的出生就是一场冒险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笑忘歌

突然很喜欢这首歌,五月天的《笑忘歌》,而且必须是2008年“十万人出头演唱会”的现场版。不年轻的我,听这首歌心还是有点动,鼻子居然有点酸。前些天五月天在成都开演唱会的时候,还没领略这歌,也没想过去听,可惜了。

我来听他的演唱会:周华健

昨天是中秋。下午我就开始头痛,到了晚上头痛加剧。按我惯常的习惯,此种情形下,决计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地自顾睡觉,但昨天,我经过反复的身体挣扎和不断的心理纠结后,还是忍痛扶病起床,取车,开车,停车,走路,最后怀着沉重而又欣慰的心情,像电视上那些老领导一样,缓缓地、坚定地步入了四川省体育馆。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老歌拾遗

对音乐,我一直有种与众不同的敏感,所谓与众不同,就是耳光(看东西是眼光,听歌就是耳光了)特别恶劣,口味特别低俗。低俗到什么地步呢?前些年全国轰轰烈烈反低俗的时候,我每天都过得很惶恐,几乎不敢出门,生怕自己给群众反了。后来一观察,我们的群众也不见得何等高雅,我们的领导更俗得没谱没底,这才放下心来。

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有谁共鸣

上周日,全球华语榜中榜颁奖礼在成都举办。第二天有个同事激动地说,太好看了,“你能想到的明星都来了”。我怀疑地问:张国荣也来了?——张国荣当然没有来,我之所以说起这件事,旨在说明在已经去世的那么多明星中,让人最不能忘怀的,是哥哥张国荣。

今天是四月一日,除了是党员的节日外,还是张国荣七周年的忌日。我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演唱会

据说有种现象叫蝴蝶效应,举例来说就是“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,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”。我对这事从来持怀疑态度,记得小的时候,天都是蓝的,空气都是醇的,春天都是美的,蝴蝶都是常见的,我们老家那边蝴蝶天天没事狂拍翅膀,但也没见到日本沉没或者美国沦陷。

蝴蝶效应大概是夸张的,天下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快乐女声

我在生活中有个爱好,喜欢和老人生活在一起。无论是老爸老妈还是丈人丈母娘,我一律来者不拒,衷心欢迎。跟老人生活在一起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:在家里,我除了吃饭、洗漱、穿衣自己动手之外,其它事情一律不用沾手,日子过得分外轻松。

当然,任何幸福的背后都是代价,去年泰山岳母他们在这儿的时候,从早到晚锁定的电视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谢安琪:年度之歌

今天推荐一个女歌手。

年龄大了,对流行音乐越发迟钝,所以这次要推荐的这个女歌手,其实已经像猴子的屁股一样红,起码在香港是这样。以前知道一些她的资料,今天特意系统看了一遍,发现她有“女版陈奕迅”的称誉,怪不得,我那么喜欢陈奕迅,所以我也那么喜欢她。

别人都做偶像,惟她,和王菲一样,是妈妈级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她走了,寂寞找谁来唱歌?

昨晚加班回家,已快到凌晨一点,一路上听电台,相继听到张国荣、梅艳芳、张雨生等,DJ用伪装感性的声音说,今天,我们听到的都是离开我们的人。然后他又放了一首阿桑的《叶子》,我心想这DJ是不是也跟我一样,加班加到人性泯灭了,愚人节都过了好几天,还摆这样的乌龙。曲毕,DJ用更刻意的感性声音说,可能很多人都知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亡命之徒

中央电视台的春晚全名叫做“春节联欢晚会”,这个称谓其实有点名不副实,春节固然是对的,晚会固然也是对的,但联欢就很勉强了,台下全是广告赞助商代表,台上要么是熟得快烂掉的面孔,要么是潜规则进来的新人,然后把这一年的喜事大张旗鼓地夸张一番,把这一年的惨事坏事变好事地颠倒一番,把党啊政府啊领路人之流歌颂一番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