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猛回忆

往事偶记

昨天下午的一场虚惊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的几件事。这几件事迭加在一起道破了一个真理:我能平安长这么大,没有换过爸爸妈妈,没有改过名字,实在是一种运气。

话说我两岁多的时候,有一天我姨去理发,把我也捎上了。她理发的时候,我一个人在旁边玩。等她理完,我不见了。她仓皇到处找,后来在一个派出所的门口,看到我在一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闪开,让我歌唱九十年代

五百年后的人们会在历史书上读到这样的话:1977年是伟大的一年,这一年,欧洲委员会成立了,香港海洋公园开放了,卡特当选美国总统了,邓小平恢复工作了,《星球大战》上映了,中国的高考重新开始了,当然,最值得一提的是,一个叫吴某某的人呱呱坠地了。——不好意思,这个吴某某正是在下。

人的出生就是一场冒险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卡洛斯·陈

我说的是上个世纪的事情。

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,我们曾经下榻了四年的那座宿舍楼就被推到。这事可以得出两个结论:一、随楼倒而灰飞烟灭的,必然有无数男生宿舍特有的陈年老袜、失踪多年的足球鞋和扼杀无数生命的卫生纸;二、这栋楼该有多破旧,以致于被推到而后快。

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住过破旧的宿舍楼,反正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那些看过的杂志(二):《少年文艺》

那些看过的杂志(一):《故事会》(这里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小的时候,在我们那地方,所有人家都过得不宽裕,我们家尤其的穷。但我一直觉得我们家有一年曾经暴富过,因为,那年我妈居然豪放地给我订了全年的《少年文艺》。鉴于当时还没彩票这回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电台人生(1)

这是一个一直想写的系列,现在写出来与所有喜欢听电台的人,尤其是在成都喜欢听电台的人分享。

在中国的作家还没有堕落之前,有个重要的作家叫路遥,特别喜欢写城乡结合部的人物和故事。所谓城乡结合部,就是城镇和乡村接壤的地方,其地位类似人的上半身和下半身的交接之处,此处既无上半身的坦荡,又无下半身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那些看过的杂志(一):《故事会》

前不久部门招人,我很关心两个问题:第一,对方有没有写博客,原因上次说过(这里),一方面可以通过博客了解一个人比通过面试了解一个人真实得多,另外一方面我总觉得写博客的人对生活总归是有点想法的;第二,我会问对方平时看什么杂志。记得有个精干的女孩掷地有声地说:“我平时只看书,基本不看杂志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大学往事:梦里花落

最近这里更新得比较缓慢,一方面又又小朋友有点发烧,另外一方面拾掇我们大学班十年聚会博客(这里)去了。今天为那个博客更新了一篇,编派的是我们班支书的故事,想起以前在这里也说过支书,所以改改也发在这儿。需要再次说明的是,我所写的事情是真的,故事是假的。

天台山

前天怀着忐忑和兴奋的心情翻看了支书不可告人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团支部书记(2):一场电影一场梦

身为本班全体男生共同的女神、外班男生觊觎的马子和部分男性老师伺机下手的猎物,那几年支书拥有一大批拥趸。追求她的人,可以从她寝室门口一直排到宿舍楼的厕所,暗恋她的人,更可以从厕所一直排到女浴室。尽管风光如斯,我们的支书却没有被一具具环肥燕瘦的男性胴体熏昏头脑,她戒骄戒躁,低调淡定,以一颗云淡风轻的平常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团支部书记(1)

多年前流传过一首校园歌曲,叫《团支部书记》,歌词有这么几句:

常又想起 那时的你
白色的裙子 红色毛衣
每一个夜里 在教室里
你多么努力 好好学习

团支部书记 团支部书记
其实你的微笑也很美丽
团支部书记 团支部书记
其实你的微笑非常美丽

总是有人 笑着说起
在考试之前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看电影(下)

我小时候一场电影的票价,跟一支奶油冰棍一样,是5分钱。现在奶油冰棍涨到了几块钱,电影涨到了几十块钱,可见精神是比物质高贵一些。后来票价涨到了5毛,看电影的人都叫5毛党。1987年的某天,我和堂哥两个人从电影院门口经过,看到正在上映劲爆大片[红高粱],堂哥身携1元巨款,正好可供两个人快快乐乐领略一下我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