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讲故事

【在这里看不懂电影】波斯王子大战罗宾汉

看一场电影有时就是一次赌博,有时碰到好电影,有时撞上大烂片。相形之下,遇上烂片的几率更高,这就跟赌博赌输的几率更高是一个道理。我最近赌了两次,胜负参半。[波斯王子:时之刃](Prince of Persia: The Sands of Time),本来不想看的,结果看了很喜欢;[罗宾汉](Robin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【在这里看不懂电影】阿凡达:好,但不够好

有一个男人搞网恋,搞了一年多。虽然一直没和女方见上面,但通过对方的空间啊、文字啊、照片啊这些东西,以及电话中传来的美妙声音,男人早将对方想像得体无完肤,宛如天人。话说见面的这一天终于来到,那女人如约来到了男人所在城市。男人激动啊,刷牙洗澡收拾停当,换上新衣裳,揣上安全套,兴奋赴约。结果呢?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如何投诉中国移动

第一季

今年中秋节那天,我还浸淫在大学同学毕业十年聚会的琐碎事务中,鞍前马后跑了一天,晚上躺在床上一琢磨,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……哎呀,中秋节啊,居然一条短信都没收到。

我知道很多人已经忘了我,但实在没想到忘得这么决绝。可是没对啊,就算问候的短信没有,我订阅的手机早晚报总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报应

我的朋友韦尔蒂尼从前比较精壮,现在比较虚胖,这让我很是欣慰,为了增添他的丰腴指数,昨天他出差来成都,我决定带他去吃油水最多的火锅。

在成都,基本上每家食肆在傍晚都人满为患,车满也为患。我运气不错,正好看到一个车位,于是长驱插入。

韦尔蒂尼有时是个话痨,话痨的特点是,当他沉溺说话的时候即使有个美女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送你一部车

写信曾经是我的爱好。曾经的意思是,现在它不是了。电话和互联网的壮大,让信笺这东西几乎被打入了故纸堆里。不过我怀疑即使电话和互联网没现在这么普及,我也不会劳神费力地写太多信、写信和恋爱一样,都是需要热情的。所以现在虽然每家每户都有了信箱,但信箱的唯一功能,是用来接收各种单据的。以我为例,十天半月开一次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牛德华

村里有个少年郎,名叫德华,无父无母,也不知道姓什么,人穷得叮当响,却很有雅致,养了一只宠物,是一匹白龙马,一人一马整天厮守在一起,在村里晃荡,村里人都管他叫马德华。

有一天,白龙马突然离家出走了,乡亲们都来安慰他,他却悠悠地说:“此何遽不为福乎?”果然,几个月后,白龙马带着一头老黄牛回来了,二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寻秦记(二)

李斯之所以来到咸阳,就跟今天不少人北漂一样,是因为觉得自己很有能耐,不到首都去给他们开开眼,简直有负上天好生之德。来咸阳之前,他专门找人在左右胳膊上各纹了一行字,用来表露心志,左边胳膊上纹的是“金鳞岂是池中物”,右边胳膊是“甘洒热血写春秋”。还觉得缺了点什么,想了一想,又请纹身师父在双乳间添了四个字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寻秦记(一)

同事在网上看一本书,叫《流血的仕途》,他感慨地说,写得真TM好。我不服气地说,这有什么,我要写本书叫《流氓的旅途》,写两个人在旅途中相遇,然后大搞多夜情,最后黯然分手各自回家,这样的书既缠绵悱恻又香艳恶心,绝对比什么“流血的仕途”好。同事鄙夷地说,你知道什么是“流血的仕途”吗?它讲的是李斯……我打断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13719413598

这是上周六发生的事。那天下午,我正在鞠躬尽瘁地加班,手机突然响了,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。对于陌生电话,我一向不太情愿接,因为我不爱跟陌生人打交道;接了之后,我不希望对方是个男的,因为我更不爱跟陌生的男人打交道。可是这个电话偏偏我最不爱的那种情形,一个男人操着广东普通话径直问我:“你是吴××吗?”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俗话爱情(2)

北国的一月,天那个寒啊,地那个冻啊,风那个冷啊,人那个寂寞啊。俗话说“为你我受冷风吹,寂寞时候流眼泪,有人问我是与非,说是与非,可是谁又真的关心谁”,在冷风过境、寂寞流泪的时候,一旦有个人表示一下关心和慰问,受慰的人会立即感激进而感动的,我们的鲜花就这样慢慢感激进而感动起来。

那个时候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俗话爱情(1)

自从安顿的《绝对隐私》面世后,几乎所有的市井报纸和期刊都推出了一个情感版,模式通常是这样的:一个女人找到记者,要死要活地诉说自己的感情故事,通常女主人公总是漂亮的,故事里面的男人总是负心的,故事总是凄美的,至于文笔,通常是三分的安妮宝贝加七分的郭敬明,结果等于十分的弱智。凭我有限的理解能力,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