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说感情

走过1314

又是一年的最后一天。

跟往年不同,今年据说是1314,而且是201314。我们家吴又又小朋友也嚷着要跨年,说永远不会再有1314了。我本想告诉她其实一百年后还有1314,只是忽然想到一百年后也没我什么事了,也就悻悻然地缄默,且喜洋洋地附议。

前两天看到某人在朋友圈发自拍照,说往后的每一天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同学,这样没对啊

H7N9禽流感来势凶残,不免让人想起整整十年前的非典。

非典肆虐的时候,我整天窝在家里,无聊得很,于是把TVB一部叫做《皆大欢喜》的剧集看完了。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,我不会告诉你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肥皂剧,更不会告诉你这部肥皂剧将近200集。

你不要急着佩服我,让我先佩服一下当年的自己吧。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分享:马校长的合唱团

我在博客里很少分享视频,除了上一篇之外,我自己只记得两个,都是与父亲父爱有关,一个是台湾三菱汽车的广告(这里),另一个是美国大兵回来了(这里)。今天连续看了台湾大众银行的三则广告,都是台湾奥美捣鼓出的神作,精气神一脉相承。三个广告都根据真人故事改编,却比想像的更动人;都只有短短三分钟,却如同好电影那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抒情

最近有部电影挺火,叫《艋钾》。电影我还没看,但大体知道一些情况。前几天在尹丽川的博客看到一篇小文章(这里),说的是这部电影。她说:

《艋钾》里的少年仍旧孤单,所以宁愿为知己者死。黑帮老大一如台湾电影传统里的亲切平常,和少年坐在街边啃鸡腿,相信“人做事天在看”,相信有“天”。

生出心疼,生出感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好久不见

我大学毕业的第二年,有一段时间和几个同事合租房子。

上面这句话,我曾经用在以前一篇作文《1/3同床》(这里)的开头。那时我们是四个人合居,包括杨、徐和段。那个时候我们很穷,也谈不上有多快乐,但现在想来,起码比时下盛行的蚁居的年轻人好很多。那时也发生了一些故事,除了上面的“1/3同床”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临时感慨

早上打开电脑,QQ大成网弹出一则新闻:新郎与逝去新娘在殡仪馆内完婚。(这里

两个女同事马上进行了判断:

一个:好浪漫!
另一个:女的家里肯定有钱!

我觉得这真是两种截然对立又极具典型意义的心态。第一种是瞎扯淡,在殡仪馆举行婚礼,那是多么悲惨和令人同情的事情,跟“浪漫”两个字有何干系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十年一聚

同学聚会这种事的妙处,没同学的人不知道,有同学的有的也不知道。

我比较热衷组织和参加同学会,一般来说,同学会的整个过程都是愉快的,除了埋单的时候。其实我们同学聚会大多奉行AA制,个人捐资并不高,但是:一、这年头吃饭还要自己给钱,是一种失败的象征;二、我和我老婆两个人都属于同学,每次出钱都是双份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天天开心

周身严重不适,到医院检查,医生让做了一个焦虑抑郁测试,说神经焦虑。靠,我有什么好焦虑的,该吃的也吃过了,该玩的也玩过了,连传宗接代的任务都完成了,这世界对我的要求我都做到了,我对这世界也没额外的指望,还有什么好焦虑的呢?百思不得其解。

今天听锦瑟说,焦虑症也是抑郁症的一种。

听闻此言,我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回来了

前段时间出了一点状况,有身体上的,也有精神上的,但主要是精神上的。精神不适引起了周身不适。按说这种状况,已有资格飞进疯人院,但考虑到精神病和天才只有一线之隔,我想我还是暂时在线这头呆着吧。

再次感谢关心我的人。

汪峰:硬币

[audio: http://www.snblog.com/a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恋爱症候群

两年前我写过两篇文章(这里这里),说的是我的朋友方硕士的感情问题。当时他和她老婆相处得很不愉快,本就脆弱的婚姻摇摇欲坠,他让我写篇文章劝劝他老婆——因为他老婆偶尔会看我的博客,但又要求文章不能说得太具体,甚至连名字和事情都要隐去——因为他怕他老婆看了之后更要发飙。这事的难度系数超过了5.0,但我还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最长的一年

2008年是21世纪时间最长的一年,对中国人来说,对我个人来说,也都是低回不已的一年。回望这一年,我们比任何一年都情绪复杂,内心纠结。这一年尽管比普通年份只多出了一分零一秒,但留给注定沉淀的记忆和日后舔舐的情感,却是不可胜数。

总结过去的时候,人们主要会说说这一年取得的成绩,但我希望过去的这一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