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读破书

关于两本书和一部电影

今天在书店看到一本书,叫《所有我们不看见的光》,名字狗血到很像郭敬明或者某些企业内刊或航空杂志的卷首语。腰封上的广告语也够鸡汤:世人分为两类,向平凡生活投降死去的人,和为它英勇而战的人。这话显然已经具备直接用做企业微博的早安用语的气质了。

如此低俗的一本书,我这么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已有好几个月的人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书是一种天荒地老

一个人活在世界上,就要不停找点乐子,时不时得找个理由放纵一下。比方我吧,什么圣诞节情人节就不说了,青年节我要过,因为我风华正茂。儿童节我要庆祝一番,因为人家还小嘛。重阳节也不放过,因为我已经老了。妇女节怎能错过,因为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。国际护士节要隆重度过,因为我喜欢护士服……欣闻今天是世界读书日,那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:伟大的叙述


有多少人和我一样:感动的时候浑身起鸡皮疙瘩,激动的时候想朝全世界呐喊?

感动我就不说了,因为我只有一部佳能的卡片机且几乎没用过,所以做不到“感动常在”。激动呢,在我身上倒是时有发生,比如说求一些种子时,又比如说读这部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时。

爱情这东西,有时令人向往,有时令人着迷,有时令人绝望,有时令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江湖·文学·他们

我的新浪微博目前关注的七八百个人中,大多数是媒体、媒体人和公知、准公知、假公知(这三个词在我这里都绝无贬义)。昨天晚上,我关注的 @冉云飞2011 、@土家野夫、 @宋石男、@ 李承鹏和 @不二江湖,一起出现在我同样关注的 @西西弗书店。孔子说得好:检验微博粉丝是真心还是假意的唯一标准,就是看否愿意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《自由》:小说未死

作为一个视钱财如父母的人,自从世界上有了图书网购这种勾当后,我几乎所有的购书都在网站上完成。虽然经常也去实体书店逛一逛,但主要是贪慕其中的氛围,一般不轻易下手。但是前不久却破了一次例。那是在书店看到一本新书叫《自由》,一个叫乔纳森·弗兰岑的美国作家的小说。腰封上是这样写的:“多年来,我们以为再也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《过于喧嚣的孤独》:谁人知

《过于喧哗的孤独》,捷克作家赫拉巴尔的小说。我起初对该小说一无所知,直到无意中看到其中文版的腰封。腰封上赫然几个大字,“米兰·昆德拉说: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了不起的作家。”这句话让我震惊,我一直以为郭敬明或者韩寒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了不起的作家呢。为了寻求真相,我买了此书。

这本书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《夏洛的网》:一本在长大过程中弄丢的书

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文武双全呢,所以我从吴又又小朋友出生起,就断断续续给她买了不少书。在我的悉心栽培下,她很有了一些让人折服的范儿,具体表现为:图画书不爱看(这一看就是我的基因啊),文字书看不懂(因为没让她认字)。所以如今芳龄五岁半的她基本上可用不学无术四字来形容。我个人觉得这是一种良好的品性,因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看韩寒

韩寒与方舟子:这里
我的新浪微博:这里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上下五千年,恐怕从来没有哪个文人像这段时期的韩寒这么红——如果你把毛泽东看作一个文人,我则无话可说。从元旦前夕的“韩三篇”,到春节期间的韩方大战,韩寒的热度从新历年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的师承

 

今天上午,正当我勤奋工作日理万机之际,一个人突然从我的QQ上弹出,在如愿以偿地从我这里要到一个知乎的邀请码后,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给我戴上了一顶感天动地的高帽:这位24岁的小伙子说高中开始就很崇拜我,我算是他的精神导师。在我被这轰天巨雷劈得还没晕过去之前,他将高帽砍了一截: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我读《三体》

这几天的新闻有点多。上海出现了巨型不明飞行物,广州公交车上清晰看到了跟想象中一模一样的UFO,美国国防部和美国航空航天局将在12周内作出移民太空的重大决定……如果是早前,这样的新闻只会让我轻轻哦一声,而现在,我多了几份异样的感觉。

因为,我也是看过《三体》的人了。

话说去年有一次我看到有人在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《告白》:所有残忍的伤害,都来自被剥夺的感情

日本人的书,我看得很少。当年为了向文艺青年靠拢,看过几本川端康成;后来为了向文艺女青年靠拢,看过几本村上春树;再后来为了向自己的兴趣靠拢,看了几本东野圭吾。本来这里想用个省略号以示我涉猎颇广,但仔细一想,省略号就不浪费了,这三个人就是我对日本文学界的全部认识——当然,我小时候还看过《聪明的一休》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电子书

欧阳修老师有个著名的“三上论”。他说钱思公一生只喜欢读书,坐着的时候就读经史,躺在床上就读杂记,上厕所的时候就读“小辞”,而欧阳同学他自己,平生所做的文章也多在“三上”,即马上、枕上、厕上。我是很佩服这个钱思公的,坐着、躺着读书我都没意见,你入厕的时候读古文——即使是“小辞”,那也是古文啊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