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类目录归档:我要谈人生

关于两本书和一部电影

今天在书店看到一本书,叫《所有我们不看见的光》,名字狗血到很像郭敬明或者某些企业内刊或航空杂志的卷首语。腰封上的广告语也够鸡汤:世人分为两类,向平凡生活投降死去的人,和为它英勇而战的人。这话显然已经具备直接用做企业微博的早安用语的气质了。

如此低俗的一本书,我这么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已有好几个月的人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走过1314

又是一年的最后一天。

跟往年不同,今年据说是1314,而且是201314。我们家吴又又小朋友也嚷着要跨年,说永远不会再有1314了。我本想告诉她其实一百年后还有1314,只是忽然想到一百年后也没我什么事了,也就悻悻然地缄默,且喜洋洋地附议。

前两天看到某人在朋友圈发自拍照,说往后的每一天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读《活出生命的意义》

在我们对人生还一无所知的年纪,我们喜欢妄议人生。后来长到一定岁数,对人生有了一定的认识,反而对此闭口不谈。——想必这不仅是你我的体会,古往今来的人大概都是一样的德性,辛弃疾老师不是早就写过:少年不识愁滋味,为赋新词强说愁;而今识尽愁滋味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

天凉好个秋。

人活着,到底是为了什么?想来这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夏夜睡不着,随便发点骚

手机上下了一些听书软件,走路和开车的时候常常听。前些时候听了《白鹿原》,最近在听《平凡的世界》。总的感觉是,过去这一百年,中国人活得太艰难了。

《平凡的世界》是影响了一两代人的大作,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相当崇高,但在我看来,从小说艺术的角度来说,它表现普通,远不及《白鹿原》。

但是,《平凡的世界》让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大门外有蟋蟀,回响却如同幻觉

晚上和吴又又小朋友出去散步。吴又又小朋友不到七岁。

小朋友说,她在学校看了一本书,叫女娲造人。这个不是重点,重点是女娲是一条美人鱼。

我大吃一惊,她的这个发现颠覆了我的三观,我从来没想过女娲和美人鱼居然可以划等号。后来想起女娲娘娘的形象似乎就是人面蛇身,也就恍然了。

小朋友问:爸爸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

据说在背后议论别人是不道德的,所以我和朋友经常背后议论别人,以此享受禁忌的快乐。今天中午,朋友又兴趣盎然地说起以前认识的两个人,这两人当年旗鼓相当,一时瑜亮,在某个圈子里都是激荡风云的骚年,但是时过境迁,差别就出来了,其中一个明显比另一个混得好很多。按照前段时间流行的说法,一个混成了高富帅,一个堕落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刺激2013

2012,居然就这么轻飘飘地滑过去了。

站在2013的起点往回看,1992年的很多事历历在目,2002年仿佛也还在昨天,倒是这2012年,面目反而最为模糊。使劲想想,几乎什么事也想不起来。不知道是我记忆力前紧后松,还是这人生原本就是这么操蛋。不知道这是很多人都有的毛病,还是属于我的独家无奈。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半稀

鉴于今天是个全人类重要的节日,所以上床之前匆忙写两句。

话说,我某次理发,一个大姐一边帮我洗头一边说:“你的头发少了。”虽然我很讨厌理发的时候有人聒噪,但为了捍卫所剩无几的尊严,不得不义正言辞地告诉她,我的头发不是变得少了,而是从小就很稀。大姐是很聪慧的,马上善解人意地哦了一声,半晌又补充了一句:“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每一个明天

此刻已是2012年第一天的凌晨一点过,我在困意的裹挟下并不清醒,但还是决定顶着各种头昏麻木写上一篇。也许前言不搭后语,肯定牛唇不对马嘴。就当是2012年的第一次梦呓吧。毕竟梦呓是很高级且脱俗的动作,比梦遗好。

今天晚上,或者叫昨天晚上吧,我在春熙路参加了一个活动的观摩团。这个活动本身不值一提。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天凉好个秋

有天等红灯的间歇,我瞟了一眼微博,看到一句话,据说是哈佛大学的校训:

你所浪费的今天,是昨天死去的人奢望的明天;你所厌恶的现在,是未来的你回不去的曾经。

哈佛在江湖上是一个地位卓然的大学,其影响力直追昔日的金庸。当年,一半武侠小说的封面上都写着金庸著,另外一半的封面写着全庸著、金庸巨著、金庸新著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孩子、父亲、生日述怀及各种乱七八糟

我的身份相当尊贵,在中国金融圈影响深远。前几天我过生日,好些个银行、保险公司及基金公司竞相发来短信,除了朝贺我的寿辰外,还大方地表示,生日当月消费积分翻倍。拳拳之心,让我感动,以至于一大早就饱含热泪消费了好几个肉包子。

不知不觉,我就三十四岁了。三十四岁当然还算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年龄,但在当年的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

进入一零年代

好久好久没有更新了,今天新年,说几段。

昨天晚上,我、老婆和一位朋友(是)约了去看张信哲的演唱会。我们看演唱会的惯例,是临开场去找黄牛党淘票,根据经验,那时正处于票价跳水、黄牛泪奔的快感期。车刚开到体育馆附近,还在逡巡的时候,就有黄牛党员冲上来,我从容问他,现在票价多少钱?他急切问我,有没有[……]

Continue reading →